虾十七

一个道系青年

A pineapple a day,keeps the doctor away

Jason點燃一支香煙,雙手繞到身後系緊了圍裙。

眼前,是一個菠蘿。

金黃,在陽光下似一件琥珀工藝品。

Jason此時的任務是處理它,而不是欣賞他。

沒有能讓Todd先生感到棘手的事情,沒什麼大不了的,夥計,這只是一個菠蘿,只是一個外表算是菠蘿中辣妹的菠蘿而已。

第一次切菠蘿的Jason這樣想。

「Jay,你再不動手它就爛了。」

Tim的聲音從客廳傳來,他此時正窩在沙發上抱著平板電腦。這位菠蘿的引入者沒有任何要自己切菠蘿的意思。

Jason彈了彈煙灰。

「鳥寶寶,Alf沒教過你要對女士溫柔嗎?何況我面前的是一位貴族小姐。」

「我沒有看到貴族小姐」Tim往上坐了坐,「我想我只看到了一隻貴一點的菠蘿。」

「如果你想吃,我認為你需要自己切她。」

「哦,得了吧Jay,切菠蘿是個技術活,我自認為刀法比不上大名鼎鼎的紅頭罩。」

「抱歉先生,紅頭罩的特長是削掉敵人的腦袋而不是削菠蘿。」

「那是自然。」Tim邊說邊開始笑,「承認吧Jay,你不會切菠蘿。」

Jason把香煙摁滅。

菠蘿而已。

手起刀落。



「嗯……Jason,你把它剁成泥了?」Tim看了看一盤碎得稀爛的菠蘿肉,又抬起頭看了看桌子另一邊黑著臉的Jason。

為了把菠蘿剔乾淨,Todd先生下了不少功夫,無奈用力過猛。

「閉嘴鳥寶寶,然後吃你的菠蘿。」Jason再次點燃了一支煙。

Jason不去看那盤菠蘿泥,目視前方,緊鎖眉頭。

Tim吃了一口菠蘿,然後他實在是憋不住笑了出來,這樣的Jason真是誰看了都想笑。

於是他的笑聲越來越大。

越來越大。

笑到不能咀嚼。

笑到被Jason黑著臉捂住嘴扛回屋裡。

然後笑聲被另一種聲音取代。



或許對於紅頭罩先生來說,比起削一隻菠蘿,還是削掉敵人的腦袋和用適當方法讓男友笑不出來更加簡單。





在此紀念我今天自己開了一隻菠蘿並完美地處理了它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