虾十七

吼吼吼

夜雨寄北


失眠之作,送給同樣被此困擾的摯友 @每到起名总无语

Tim失眠了。

徹夜無眠。
他盤腿坐在落地窗前,窗外的朝霞絢麗如國家公園的盛夏,而此時入眼的卻只有令他眩暈的刺目。
腳邊的咖啡杯里還殘留著昨夜的第三杯咖啡。沒錯,失眠也不能讓他停掉咖啡。
「既然睡不著還不如清醒著。」Tim這麼說。他討厭不清醒的感覺,深度睡眠或極度清醒,他腦中沒有第三個選項。
「你可真是極端啊鳥寶寶。」耳機里傳來了Jason的聲音。「不要告訴我你就這麼坐了一個晚上。」
「是這樣的,Jay,我的確就這樣坐了一整個晚上,需要我現在給你直播日出嗎?」Tim無奈地輕笑了一聲,伸手拿起咖啡杯,利落地終結了杯中殘留的深棕色飲品。
他在等待,卻不清楚自己在等待什麼,是倦意,是旭日東升,亦或來自耳機另一端的聲音。

一段空白的時間,寂靜地仿佛脫離塵世,無聲,無色,無眠。

忽然,耳機中傳出了子彈落地的清脆聲響,接著,是呼喊聲與尖叫聲交相錯雜地進入了鼓膜,刺得Tim眉頭緊鎖,不久前的空白沾染了墨漬。
「上帝啊,」Tim一時無語,不知該擺出怎樣的表情,「Jason,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現在在執行任務。」
耳機中戰鬥聲持續不斷。
「我很抱歉,是的,Timmy,我在執行任務,不然你覺得你聽到的是什麼?《007》還是《終結者》?」另一端的紅頭罩正沐浴槍林彈雨,語氣卻仿佛正駕駛著遊艇漂在透亮的愛琴海上。
「……」Tim不知該怎麼說下去,整夜的清醒讓他此時感到了來自大腦的報復,頭痛欲裂。
「Jason,你應該清楚執行任務的時候接通電話有多危險吧?」
「哦,當然,鳥寶寶,我很清楚,正如我清楚靜坐了一晚后頭會有多痛一樣。」
Tim愣了一下,「Jason,你一定是瘋了。」
打鬥聲更加激烈了。
「怎樣,要帶我去看醫生嗎?失眠患者?」
Tim有些氣惱,但身為此時真正的患者他的確無法反駁。

「或許,」Tim放下咖啡杯,他終於感到了一些無力。
「或許我們應該一起去看醫生。」

耳機中,打鬥聲戛然而止,留下窗外霞光萬道,映照著再次來臨的空白,揉得世界柔光晃動,令人神往。

「好主意,不愧是Red Robin,」剛剛結束戰鬥的Jason歎了一口氣。
「我馬上回來接你,但是在此之前,」
他們能感到對方都揚起了如霞般柔和微笑。

「讓我們先一起看日出吧。」



Eed

或許他們不會真的一起去看醫生,但他們的確一起看了日出。
失眠的Timmy有日出看,失眠的我只有空調電源光。
關於標題,是我碼字時的bgm,來自霹靂布袋戲御不凡角色曲。



评论(1)

热度(17)